Email: 
Pass:   
Main >
Hit: 583
 【刀劍亂舞】堀川國廣x和泉守兼定小說本「真白」

Ex. Date/Booth No.:2018-2-25 (Sun) 6F-O4
Circle Name :月飴
Price :50
Page Amount :48
Author :結城臣
Story Amount :---
Size :---
Cover :Color
Type :Translate
Translated From :刀劍亂舞
Issue Date :---
Contact Method :---
Highlights :真白-30000↑字48P

慶応年間

「要拍了哦!」攝影師的聲音十分響亮。
他在室內跨在西洋椅之上,看著為了拍照而塗了滿臉白粉,還得保持不動的主人便覺得有趣。他甚至可以想像到在那平靜的表情下,漂亮的男人應該是滿心抱怨彆在喉嚨。但礙於拍照不能移動,也只能保持沈默。想到這一點他就忍不住笑了起來。
「兼先生。你在笑什麼?」一顆好奇的少年頭髗出現在他旁邊,黑髪剛到頸際,看起來很清爽。誰又想到這個好奇的少年,於不久前還是束著長長的辮子。
「你看,歳三在拍照。」他笑著指示給少年看。
「看起來好辛苦呀⋯⋯」
「對吧?」他終於笑出一一聲來。
「兼先生也在上面哦一。」,少年伸手指向男人的腰間,紅色刀鞘的配刀在黑色布料間非常顯眼——那是十一代的和泉守兼定。
「本體刀也能算嗎?」身為付喪神的和泉守兼定搖晃著坐椅說:「如果可以的話真的想要跟歳三一起拍照呀!」他說著突然轉向了少年,淺葱色的雙眼定定的看著一臉莫名的人。「說起來,國廣的西服跟歳三的西服很合襯。」
被喚作國廣的少年是另一把土方歲三的刀所顯現出付喪神;脇差——堀川國廣。

有些人說土方歲三擁有的並非真正的堀川刀作,只是仿冒品。可是土方歲三只是帶著笑意及自毫說:「這是我的堀川國廣。」而和泉守兼定更是對此毫無疑惑。
「真好呀,我也想要穿著洋服,然後一起拍照呢——」

西元二二零五年

上周在大和國所屬的其中一個本丸中,發生了接連的騷動。於主理該地域的陰陽師——被稱為審神者的人物暫時離開之時。其中一把刀和泉守兼定受到外來妖刀的傷害。
當時身為近侍的三日月宗近立刻便請審神者回歸。但就在那之前,又發生了一次襲擊。所有聞聲而至的人看到的是濺血的石礫以及倒在堀川國廣懷中的和泉守兼定。那是會烙印在視網膜後的強烈畫面。
月光下的清藍色園庭是多麼的安寧而漂亮,而那在石礫下沁開的艷紅的血水又是多令身為刀的附喪神而著迷。
當下審神者將除了近侍、式神、刀匠以外所有人都隔離開去。
後來所公開的是因為審神者離開過久,引到結界的虛弱。她為此向所有付喪神彎腰道歉。但是真相只有幾個人知道——那襲擊本丸的是另外一把堀川國廣。更甚者是,那一個人可能才是真正的堀川國廣。
但是經過這件事後,堀川國廣跟和泉守兼定之間有了明顯的改變。
原本堀川對和泉守的喜歡寵溺就是眾人皆知,但和泉守的態度卻是曖昧並有保留的。
要說他不喜歡堀川,那絕對是謊言。但是和泉守總是給自己劃下了一道安全距離。要是堀川太過貼近,他便選擇後退。
直到本丸被襲擊,和泉守受傷及後。倏然間,他自己便先抬腿,跨過了那自己隔開的距離。假若從前看在第三者眼中是只能稱作曖昧的疑惑,現下倆人不自覺的的小動作均流露出不單單能稱為情愫的愛戀。
另外,和泉守也向了新選組的刀坦承了一個只有近侍、審神者,以及堀川才知道的秘密——本丸被襲擊的秘密。
「我並不是京都那一把跟大家並肩作戰的和泉守兼定。」
起居室的紙門外正下著雨。堀川國廣站在拉門拉開的門縫前往外張望著透出灰藍冷光的天空,雨水拍打著剛剛開出花苞的紫陽光。他任由雨日帶著如霧細雨的清冷微風吹拂於臉上。他沒有回頭看向房間內另外四人的狀況,他知道和泉守能夠告訴聽眾們有關他們疑惑的解答。反倒是自己⋯⋯也得將事情告訴伙伴們才行。
聽到有關真打及影打,兩把和泉守兼定的故事後,新選組的刀們並沒有太大的驚訝。
「其實這並沒什麼好太過在意的。」開口的是加州清光。「個空間之中,出現複數的刀並不奇怪。而且你看,」他指了指大和守安定。「我跟這傢伙是『冲田君』的加州清光跟大和守安定對吧?」
「嗯。」和泉守點頭。
「可是我們倆跟你們這些名刀不一樣,是屬於量產形的刀。」
「畢竟冲田君認為能砍人的就是好刀。」大和守安定對此似乎感到非常自豪。雖然不是名家之作,但被主人所肯定,於亂世之中付出自己的生命。「以前⋯⋯我指是在幕末的時候,」作為化為人身的付喪神,他們這幾把刀確實曾經在歷史的暗處活躍過。並没有留下姓名的新選隊士,有誰知道那跟隨在幹部身後的年輕人真實只是一把日本刀?「我對堀川說過,我們『大和守安定』跟『加州淸光』的記憶以及存在是,所有共享這名號的刀共有的。更別說真打跟影打如同正反面般的同一存在。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你會記得新選組的事。」
「更重要的是,」一直沈默的長曾彌虎徹開口道。「你就是兼定。我們如此確信。」他露出了一個笑容。「就好像你們都相信我是虎徹一樣。」
「說到這種事,你可是連那個歌仙,二代的和泉守兼定都肯定的兼定呀!」清光用力的戳了一下和泉守的肩膀。「他可是那個之定哦?所以你可以更加抬頭挺胸。」那把傳說中的之定想必早就知道了真打跟影打的事了吧?但是他還是讓和泉守叫他二代哥,將他當成弟弟看待。認真而言他對和泉守的保護並不下堀川。但是如非必要他並不會顯露太多。像是他喜歡的和歌一般,那是淡然的兄弟之情。
「我、我當然知道。」和泉守彆扭的撇開了臉,正好看到堀川站在拉門前逆光的背影。「國廣?」他輕聲的叫喚著少年。站在門前的堀川,因為煙雨的關係,看在和泉守的眼中有點兒虛幻,令他不自覺也放輕了聲音。
「嗯?兼先生怎麼了?」回過頭來的他卻是掛著所有人熟悉的溫和笑容。
「嗚呀⋯⋯這種王子角色不是一期一振擔當的嗎?大和守君。」清光忍不住一臉嫌棄的看著自己的拍擋。
「天然的男人真可怕⋯⋯加州君。」
白了兩個一唱一和的青年一眼後,堀川將拉門關上坐到了和泉守的旁邊。
「我也是一樣。是為了守護堀川國廣而完全仿制出來的刀。當年用作在赤羽交換了真正的堀川國廣,後來被處分了。」他沒有絲毫猶豫的承認。「可是那個人在那時候,將自己的存在交托了給我。直到本丸受襲前,我並没有懷疑過自己的身分。因為我擁有了一切的記憶,還有堀川國廣親自托付的名字。」
當時那個襲撃和泉守及堀川的另一把堀川國廣說了:
——你只是我的冒牌貨。
直到那個時候,被托付「堀川國廣」這個名字的事才如同被徒手挖出被藏封之處,浮現在腦海之中。
「嗯⋯⋯」清光撫平著自己的頭髮,帶有一點黑痣的嘴角微微向下。「堀川,你是想我們責怪你嗎?」其實清光也曾勿勿一瞥那「另一個堀川國廣」。雖然只有一瞬間,可是那個人正是「土方歲三的堀川國廣」無誤。那光是動了殺意便會令空氣都變得令人皮膚刺痛的男人。「那個人也有他自己的選擇。不過陷入了要修正歷史的方向就是我們的敵人了。這也是土方歲三定立的隊規。」他玩弄著自己的髮辮。另外比起質疑自己,我跟安定還有長曾彌先生這種不是本體在歷史上折斷,就是不知去向的人。我會羨慕你。所以不再不知福了。」他紅色的雙眼直視堀川淺葱色的眼睛。
「堅信自己就是新選組的士道之一!」長曾彌來回看了看昔日主人同為土方歲三的兩人。「謝謝你們願意告訴我們這些事。」
「所以我們五人才是新選組,對吧?」安定對兩人笑了笑。「不過堀川你低落也要適可而止,不然不安的可是兼定哦?」
「才不會!」
伴隨著和泉守的怒吼,房間內的氣氛終於變得輕鬆起來。對於堀川及和泉守而言,能向新選組的刀們坦白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因為他們跟其他刀不一樣,作為新選組的刀,另外三人對他們而言是特別的。


明治年間

「歲先生。」走入房間內,堀川差點就被屋內的煙霧薰出了淚水。燃燒的苦臭味中帶著一絲微弱的甜意。腳踝受傷的男人坐在床上,挑望窗外北方不一樣的景色。擱在一旁磁碟上的卷煙就由得其燃燒。
「不透一點氣人會生病。」堀川走近床邊捻息了那根煙後又推開了一點窗戶。讓停滯已久的空氣再次流通。
「北方真冷。」
「是呀⋯⋯」堀川回答。
「兼定呢?」
「在跟小姓們在一起。」堀川走到床邊時男人仍沒回頭。「醫生來過換藥了嗎?」他問。
「來了。跟大鳥一起來的。」男人嘆了囗氣,顯得不太耐煩。「那個男人一直問我接下來怎麼辦。又說新選組的隊員常常和其他部隊發生磨擦。真是的,也不想一下其實我們的老隊員剩下才多少人。」
「說是吵架,事實上還好。」堀川忍不住苦笑。「就是有些人嗓門一向就大,或是像野村先生一樣比較暴躁。」
「說到嗓門大,原田也不在了。」土方也一同苦笑。「然後⋯⋯阿勝也⋯⋯」那雙平日總是閃耀著光芒的眼睛一下子暗淡下來。
「阿歳。」堀川已經很多年沒有這樣叫過土方。自從小男孩冠禮以後,他就對他加上了專稱。「你想死嗎?」
「你在說什麼蠢話?」土方反問。
「你又拒絕了法國國王的邀請。再待在日本,你會死。」正確而言,是他會將自己逼至滅亡。
曾經在煙雪中的鳥羽伏見,堀川就曾經有過這種感覺——土方歳三,考慮著要是盛放自己才能的話,新選組還能走多遠。而他又能為自己的士道獻出多少?雖然看似已至絕路,但這男人就像梅花一般,在此逆景盛開了他的才能。而且——最終也大概會像櫻花一般,於最美的那一刻消逝。
「我看著你種下竹子說要成為武士、與店主不合走回石田村、患上癆病卻頑強的活了下來、為了夢想將溫柔的心收藏起來。阿歳,我並不是人類,也長久注視著你。我比其他人更懂你。」
淺色的眼睛接受了男人投來的深沈眼神。
也許他外表只是一名少年,但堀川國廣已經是一把有歲月的古刀。從他眼中所看出去的世界是凡人無法想像的。許多人在他身邊如同過客,持有者不斷更換,他也見過更多的人,於生、老、病、死之間掙扎。所以他也能看出土方隱藏的一面。
「新選組不能毀在我手上。所以我必須留在這裡,引領還相信我們的人。要是新政府——榎木希望的國家能成立,新選組必須佔一席位。」
「這需要用到你自己的性命嗎?」
「是只有我的腦袋才能做到事。」他狡黠一笑,看起來就像石田村的歳三,而不是鬼之副長。「我們只是單純想成為武士而已。」當年三十多歲的男人笑得非常純粹,就如同小男孩一般。那笑容深深烙印於堀川的記憶之中。正如數十年以前,他正是被這種純粹而吸引,而在那小男孩的眼前現出了身姿。
「我是刀。不會制止你做任何事。但是,」堀川直視土方,淺色的雙眼中是深不見底的歷史痕跡。「歲三,和泉守兼定是一把必須作為『土方歳三的刀』留下的見證物。」


Hit: 583
 FGO】梅林x羅曼醫生小說本「始為終焉」/【FGO】【魔法使之夜】羅曼醫生 蒼崎橙子 壓克力吊飾

Ex. Date/Booth No.:2018-2-25 (Sun) 6F-O4
Circle Name :月飴
Price :始為終焉:25/壓克力吊飾:35
Page Amount :16
Author :結城臣
Story Amount :---
Size :---
Cover :Color
Type :Translate
Translated From :FGO Fate/Grand order 魔法使之夜
Issue Date :23
Contact Method :---
Highlights :魔術師有著可以注意到現下世間萬物的眼睛,雖然看不到過去,也觸不及未來,但是在一個偶然之中,他透過了另一個男人的眼睛看到了滅絶。
在無聊孤寂的塔中,他看到了那個男人為此而拼死付出的努力,想要改變未來。

假若世界全將毀滅,連亞瓦隆也將消失。那麼就在最後再次投入故事之中享受一番也不壞。

*FGO一部、亞瓦隆之庭捏他


Hit: 583
 薄鈍

Ex. Date/Booth No.:2018-2-25 (Sun) 6F-O4
Circle Name :【刀劍亂舞】堀川國廣x和泉守兼定漫畫本「薄鈍」
Price :60
Page Amount :56
Author :結城臣+MIO
Story Amount :---
Size :---
Cover :Color
Type :Translate
Translated From :刀劍亂舞
Issue Date :---
Contact Method :---
Highlights :堀兼合本第一彈薄鈍出來啦
全年齡歷史向
小兼桑長髮堀川什麼的!
為了少得可憐的堀兼第二彈可以出現請多多支持!


Hit: 583
 刀劍亂舞+FATE金屬書簽

Ex. Date/Booth No.:2018-2-25 (Sun) 6F-O4
Circle Name :月飴
Price :35
Page Amount :0
Author :結城臣
Story Amount :---
Size :---
Cover :Color
Type :Translate
Translated From :刀劍亂舞+FATE
Issue Date :---
Contact Method :---
Highlights :---


Hit: 584
 手工刀劍亂舞角色香水鏈(三目月/小狐丸/髭切/膝丸/加州清光/和泉守兼定)

Ex. Date/Booth No.:2018-2-25 (Sun) 6F-O4
Circle Name :月飴
Price :100
Page Amount :0
Author :結城臣
Story Amount :---
Size :---
Cover :Color
Type :Translate
Translated From :刀劍亂舞
Issue Date :cw45
Contact Method :預留頁:https://goo.gl/forms/W94TJCt8IdEbQ3A23k
Highlights :6/F-O4月飴
首飾為K金+玻璃+水晶+銀制
香油球頸鏈使用香油為日本薰玉堂出品
素人制品可能會有少量膠水痕跡
耳環耳夾使用前請消毒
手制品數量不多會人手發送確認電郵

更多相片https://www.plurk.com/p/mmpl51